甘☆樂

逆cp天雷 著名挖坑不填小流氓

【快新】霸道总裁爱上我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放飞自我的ooc产物。

全程哀视角。

——————

  窗外是万里春光。煦煦的软风卷携了初熟小朵的芬芳,氤氲在苦涩醇香的黑咖啡里。
  
  
  入手是滑腻细白的陶瓷杯柄。今天真是个好天气,我细细品了一口钟情的咖啡,不禁感叹。一手随意翻动着今日的晨报,生活如此闲适安宁可真是不易。
  
  
  “宫野!!!!!!!!”
  
  
  如你所见,隔壁的麻烦精显然不会让我过得这么舒坦。
  
  
  我抬眼瞟了状似风尘仆仆的工藤和黑羽,不禁感觉这明媚的春光也黯淡了几分。啊,人生真是灰暗。
  
  
  黑羽像个巨婴一样扒拉在工藤的身上抽抽噎噎,那副羞赧扭捏的小女儿姿态看得我不禁想将刚刚咽下的咖啡以一种优雅的弧线划出绚烂的轨迹,但这大概会影响我淑女的形象,于是就此作罢。
       
  
  “所以?”听到被黑羽弄得焦头烂额的工藤断断续续连肢体语言都用上的解释,老实说,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天才美少女的大脑都不禁停滞了那么一秒。
  
  
  “你的意思是说,黑羽有一个会用魔法的同学,在他的身上不小心下了一个咒,于是他就变成这样了?”我勉强理顺了思路,如此总结道。
  
  
  工藤拼命点头。黑羽的鼻涕眼泪已经糊满了他背后的衣服,然而工藤并不能去洗换也更没办法挣开黑羽爱的怀抱,因为黑羽将他从身后狠狠抱住,就像要挽回渣男的小女生——唯一不像的可能就是黑羽的力气特别惊人,看工藤的表情,我感觉他快被勒吐了。
  
  
  “…先不说为什么有魔法这种东西,会相信这种东西,大侦探真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既然这么困扰,你让那位小姐帮你解开这个咒不就结了。”即使到了这种情况仍然可以淡定自若地喝咖啡,真不愧是我。我打心里佩服自己。
  
  
  “但是她现在不见人影了啊!!!!”工藤欲哭无泪。
  
  
  “新,你为什么要和这个女人说话!!!”黑羽从进屋到现在终于开口说了除了哭以外的第一句话。这个称呼真是让我匪夷所思,不过显然工藤也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这究竟是哪国用的称呼啊?
 
  
  “你不爱我了吗?你果然是不爱我了!!你这个负心汉!!!!!”黑羽怒气冲冲地扯过工藤的手臂使他与自己面对。
  
  
     事情开始变得有点有趣了。
  
  
  “你难道不记得了吗!你的公司,不都是我,一手为你打下的江山!你,却这么轻易就把我抛弃了!!除了那个上官雪儿以外,还有多少个狐狸精!!!”黑羽暴风式哭泣。
 
  
  我很震惊,工藤很懵逼。先不说这句话的槽点在哪里,上官雪儿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日本人吧??
  
  
  “等等快斗你先冷静一点…”工藤经过深思熟虑(大概吧)后如此安抚道——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工藤脑门上的青筋在突突地跳。
  
  
  “快斗?呵,新,你果然变了!你以前都是叫我斗儿,从没叫过这么生疏的名字!!”所以这究竟是哪国的昵称,日本有这种叫法吗?
  
  
  工藤的表情比较难以形容,姑且可以概括一下,我在他的脸上硬生生看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黑羽哭得梨花带雨——我竟然会对一个男人用上梨花带雨这种形容,是我被荼毒了吗?
  
  
  黑羽开始对工藤上下其手,不过工藤现在正处于空白纸片人状态,一点平时的傲娇气概都看不出来。我饶有兴味地观赏了一下,突然回忆到以前看过的某国八点档电视剧,于是对工藤说道:
  
  
  “工藤,你现在可能是霸道总裁的人设。”
  
  
  “哈?”工藤一脸“你是傻逼吗”的表情看向我,让我感到很不爽。
  
  
  “你现在应该说:女人,你在玩火。最好霸道一点,冷傲一点。他入戏了,你也要入戏才行。”我说。
  
  
  他艰难地纠结了十秒。我看表数的。
  
  
  “女…女人,你在玩火。”工藤的语气犹如捧读,台本功力太差了。
  
  
  然后我看到黑羽好像解除了变身一样飞扑了上去,把工藤按倒在地。
  
  
  
  
  

        所以说这种一炮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偏要到我面前秀恩爱,可能是我不太懂情趣吧。于是我很客气地把他们踹了出去。
  
  
  今天是个好天气。


建了一个快新all新群,大家都很好讲话,可以畅所欲言~门牌号:418047761
  

评论(12)

热度(76)